发直里仓

一句话总结新cg

是人是鬼都在秀,只有菠萝在划水



我方上单不敌对面中辅


菠萝假摔


菠萝划水


我方ad支援


对面打野支援


菠萝人体描边


我方打野支援,我方辅助支援


我方打野一拖二


菠萝划水


gank辅助


对面支援到了


打团


菠萝划水


划水


对方中单击杀我方辅助


铠复活集合打团


我方上单切辅助


gg


云亮,先婚后爱abo,梗

皇家云和指挥官亮并不美好的初见。


皇家云心思,一位刚刚从军官学院毕业的小子怎能主持一场恁大的战役。


直言:我觉得您应该再看看,这可不是学院中的过家家。


指挥官只道: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觉得我可以胜任本次的总指挥官,哪怕我才从军官学校毕业。


他一口否决了皇家云的意见。


皇家云心里苦闷,晚些时候,同身边儿的同僚一边喝酒一边吐不快:


作为指挥官就能为所欲为吗?


他喝的有点儿多,声音有点大,指挥官在他的背后听他吐着不快。等他说了个尽兴,才在他背后说道:抱歉,作为指挥官真就是能为所欲为。


指挥官家是帝国中底蕴深厚的贵族。近年来帝国与联邦冲突升级,摩擦愈烈,皇室的权威渐渐被其他掌握军部权力的大贵族打压,为了维护皇室,帝国的皇帝交给他最器重的上将一件事。


过些日子,你的军队会空降一名指挥官,你去与他的家族交好,与他培养感情,让他对你“死心塌地”,无论用什么手段。


上将皱眉:alpha不受同性信息素的牵制,而优秀的alpha更难以驾驭。陛下您可真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


国王捻了捻胡子:可我并没说他是alpha。


虽说兵不厌诈,但上将也并不愿胁迫一个人的感情。他如期与他的目标会面。


第一眼是很孤僻的男人。不爱笑,不爱说话,身上有一股淡淡的书卷气。


他就兀自的坐在那儿,看书,写字,不介绍自己也不会施舍他人目光。


上将着实不忍心打搅。


第一次会面,上将坐在他身边的位子,陪他看了一下午的书。


直到临走的时候,男人才说了一句: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你是个好人。


上将见他开了口,正要介绍自己,却被他打断了。


反正我们即将见面,不如介绍就留在下次。还有您送的咖啡是我最爱的,看来您来之前也做了不少功课。账单我已经结了,期待与您下一次的见面。


再下一次见面,则是以新指挥官的身份了。


毫无征兆的空降指挥官,大贵族的子女,毫无战斗履历的军官学校应届毕业生。


以及一口气驳回了上将所有指令,令上将也一肚子牢骚的纨绔弟子。


所有人都在谈论他。


哪怕人群簇拥着指挥官,上将依旧觉得他还是一个人。


真阿谀,假奉承,眼红的,奚落的,所有人似乎都将战争中的怨气与矛头对准了这位新人指挥官。


还有极端的性别主义军官严厉的要求罢免他指挥官的身份。


可谓雪上加霜。


上将心知这个omega不过是被当做了皇室与军部大贵族争斗的牺牲品。


皇室要扶持心腹,维护皇室的地位,但同时保持反水的警惕心。军部则要千方百计的打压,将皇室彻底打落下水。


但其中一点大家都心照不宣:omega会更加容易控制。


上将难免有些心虚,像是为了补偿,平日里外多给予一些照顾。也会为指挥官说一些话。


而指挥官回复给他只有短短的一句:您不必为我说话。


上将似乎铁了心要给他说好话。指挥官也便随他去了。


tbc.










我乘白虎去,一点儿同人关于云间和钟宁和林谙的QA江浙沪大三角

我老婆林谙,绝美😭

提问人:符西

回答人:林谙


Q1:林谙小姐曾经做过什么吗?

A:我做过戏场的角儿,那会儿但凡有我的名字,那票必然是供不应求,更有北京来的,天津来的,或更远的地方,千里迢迢就要听我唱一曲。


林谙说话的时候有张笑眯眯的脸。


Q2:您和云间钟宁另外两位神辅是怎么认识的?对他们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A:我和云间和钟宁就是那会认识的,他们那会可不像现在那般斯文,一位是上海的大少爷,一位是江苏的大才子,一位眼界高,一位心气高,可是相当不好招待。一只山上还不容两只老虎呢,何况是两只厉害的大老虎。


Q3:他们身上发生过什么有趣儿的事吗?

A:他们一开始只当我是一位普通姑娘,做遮掩的事像演一出拙劣的戏,要被我师傅见了,怕不是得挨十个手板子。


我挺喜欢逗逗他们。


Q4:你们三人是通过什么真正的互通神辅身份?

A:真正互通身份?那是我替一位千金小姐的簪子圆梦的事儿。那会儿,戏是男人的消遣,哪有女孩儿的事,这位千金却是戏痴……


Q5:云间和沈小姐还有故事吗?

A:云间和沈小姐?想不到你也相当的八卦。不过这是云间的私事,你若是想知道不如直接去问问云间。


Q6:云间有和沈小姐的故事,您也有让你念念不忘的人吗?

A:有哦。神辅虽是神,却也是以人的身份活着。而人怎么可能无牵无挂,无羁无绊。


Q7:关于cp问题,您觉得您对另外两位神辅抱有什么感情?

A:他们有他们的故事,我也有我的故事。但他们让人充满安全感,我可以将我的后背安心托付给他们。


Q8:如果硬要在神辅扯一个人恋爱,你会选择谁?

A:一个心心念念他的沈小姐,一个闷骚“死宅男”,硬要选择,我觉得你也挺不错。


梗,大纲,赫博,白玫瑰


博士因为源石病不老不死,年轻的时候与年轻的将军是同僚。离开了军队选择去维多利亚大学深造学习。


多年过去,年轻的将军也渐渐显出老态,精力不如从前,他得知曾经的好友自离开学院加入了一个神秘的制药公司罗德岛,便在离开自己的位子后加入了罗德岛。


多年之后的重逢,博士竟然仍像他们当初认识的时候那样年轻。虽然早有预感多年前的战友必不简单,但长生不老微妙太脱出常识。


博士见到多年未见的好友自是高兴。


“源石病给予了我的细胞无限的分裂能力。”


这倒也像个靠谱的理由。老将军说,你简直就像个不老不死的怪物。


“我不会衰老,但我仍旧会死。细胞的无限分裂会给我的身子带来过大的负荷,我几年前还能拄着拐杖在罗德岛自由行走,现在却只能靠双手推动轮椅代步。”


老将军才注意的老友身下被大风衣遮住的轮椅。


一把很普通的代步轮椅。


“罗德岛连电子轮椅都没有吗?”


他转到博士的身后,把着精钢皮革与塑料制的简易轮椅,细细搓磨。


“罗德岛自然有电子轮椅,但是医生说我哪怕坐在轮椅上也应当运动起来。另外,你知道的,我格外的念旧。东西也好,人也好,时间越久,他们身上会有一些格外让人沉迷的味道,那种独属于老东西的味道。”


“那如果是劣质品呢?”


“劣质品可用不到发旧的时候,你说对么?我的老友。”


外面适时的传来敲门声。一个小巧的女孩进门,说要推博士去吃午饭。


“赫拉格先生也一起去吧。博士由我来推送过去,您风尘仆仆的过来,想必也累了,吃了饭会有干员带您去您的休息室,但博士下午还有身体检查,今天怕不是没法带您在罗德岛转转了。”


她说着就要去推博士的轮椅,却被老将军打断了。


“怎么能让可爱的小姐推轮椅,这事就交给我吧。”


小姑娘——阿米娅倒是想争着,但一边博士说交给他的老朋友,便也把轮椅递了他。


阿米娅在前面带着路,老将军推着博士。在穿越一条及长的地下甬道间,昏黄的壁灯在三人的脸上流转,博士面视前方,老将军看着他。


几十年的光阴物是人非,他却从未改变什么。


老朋友终究是那个老朋友。


那个梦停止在老朋友登上前往进修学院的火车。年轻的自己一腔的话到喉头只剩下一句一路顺风。他投过火车的玻璃,挥着手,和自己告别。


火车愈行愈远,那人的影子藏的愈来愈深。


赫拉格突然说道:


“老友,你知道当初去……”


可话音未落,便被打断,回答他的是轻轻的淡淡的我知道的哦。


阿米娅自然听不懂他们的哑谜,也不会掺和,只提醒老将军前面的甬道壁灯坏啦,要小心地面,别绊着。


“你当初就爱敷衍我。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喜欢敷衍我。”


“可我是真的知道的哦。”


博士话中终于带了点活人的情绪。“我当初还以为你也会上火车去。那天要不然风太大,吹的我耳朵嗡嗡,我还想开窗再和你说一些话的。”


“你怕不是源石生到脑子里去了,那天哪来的大风。果然就是不记得了。不过这样也不坏。也不知道是脑子坏了嗡嗡作响,还是心乱了。”


接下的就是一片死寂。


阿米娅不明真相,在前面引路。博士有独属他吃饭的地方,老将军自然是进不去的,临别前博士说了最后一句话。


“你老了倒比年轻的时候更钻牛角尖。”


“我没有变,我一直这样。”







老将军倒是顺理成章加入了罗德岛。他的体力虽不如从前,但战斗技巧却是愈发精彩。




明日方舟,博月,博士x月见夜,谎话成真㈠

大纲流水帐,ooc属我

明日方舟,博士x月见夜


1.

    失忆前刀客特在a6待过一段时间,与月见夜相识。关系勉强,算上普通好友。


    因为他实力强劲,在罗德岛颇是受重,后面逐渐往上晋升,便离开了a6小组。自成一编队,与罗德岛的领导人阿米娅关系亲密。


    虽说后来工作上也与他有过接触,但不多,月见夜与博士的关系似乎也仅此而已了。


    月见夜再一次见面博士是在失忆后。


    刀客特因为整合运动的进攻受伤,姑且退出前线进行修养,遇到了同时归队的a6。


    a6之前驻守在外,目前还不知道刀客特失忆,仅仅知道刀客特受了很重的伤,现在要在罗德岛静养一段日子。


    月见夜抱着花去探望博士的时候,刀客特和阿米娅正在聊接下来的事务安排和一些人员接待,月见夜无意听见了刀客特失忆的情况。


    月见夜说代表a6来探望博士,阿米娅没起疑心,因为有事便先走了,房间独留下博士和月见夜两人。但是两个人谁也不开口,气氛略微有点尴尬,最终还是 刀客特打破了沉默。


    刀客特问了他叫什么名字。又问他与失忆前的自己是什么关系

    是朋友吗?刀客特问

    月见夜说:比朋友更亲密

    刀客特看了看他的脸,再问,难道你是我远亲的血缘兄弟?

    月见夜回答:我们的关系超越了血脉的禁锢,比血亲更加亲密。

    刀客特绞尽脑汁,他想不到还有什么关系能超越血亲的亲密与血脉的禁锢,最终在月见夜假意的叹息中,告诉了刀客特一个“惊天秘密”

我们其实是地下恋人哦。月见夜说

    失忆前谁也不知道我们在恋爱。月见夜继续编织谎话。

    我们分属不同小组,我们地位悬殊,但我们偷偷的避开了所有耳目,罗德岛的所有人都以为你仍在单身。

刀客特惊了,又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我们谈恋爱的时候,是你在里面还是我在里面?

    这下月见夜也愣了神。失忆后的刀客特的问问题太过直白大胆了,他竟有点儿招架不住。

    于是回:自然是你里面。

    刀客特陷入了沉默,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儿不负责任,没有担当。

    刀客特又问:我有没有与你做过什么重要的约定,比如,陪你过生日或者是恋爱纪念日之类的?

    他的模样有些迫切了。

    后面又带着一连串的抱歉,对不起,我全都记不起来了。

    月见夜心中隐秘的想法疯狂生长,他故作受伤,仅仅儿是眉毛失落的拧了一下。

    是哦,你说过这次任务归来要陪我庆祝生日。

    刀客特的脸色更抱歉了。他真的忘记了自己恋人的约定?

    他兀自想象补偿的方法去了,落月见夜一人一边坐着。

    另一边,说完这句话月见夜油然而生一种罪恶感。

    其实他们从未恋爱。

    他也不过是刀客特路上的普通好友。


    事后刀客特向他郑重保证会给他重新安排一次生日会。

    他又和月见夜聊了一会儿,被前来查房的医生摁在床上要他好好休息。阿米娅从门外进来,手上是新出的身体检查记录。

    月见夜就此与博士告别。临关门,还听见小小身躯的小姑娘嘟囔:a6小组对博士真是情谊深厚。


银老板x我流男博,大纲文(0)

ooc算我的,感情戏不会写啊,可能没什么感情戏把


好久没写,权当复建,最近稍微闲了会儿


(0)


    私设博士是银老板年少留学的学院教授


    银老板身无分文被房东扫地出门,正思索未来的归宿,讨巧被临出门的刀客特看在眼里。刀客特便顺势叫住了他,让他住进了自己的屋子。


    当银灰问及房租的问题。


    刀客特:房租?我最近的研究倒缺几名耐苦的学生,不如你课闲的时候就来实验室做我的助手,正当用来抵扣房租。


    刀客特的屋子着实是小,不过小归小,五脏可俱全,必要的东西一件儿也不少。


    二楼是刀客特办公和休息的地方。整个屋子只有一张床,床贴着桌子,地上和桌上,书柜里,堆着摞着研究的文献。


    银灰的身子拔的很快。从一开始勉强还能与刀客特共睡一张床,到后面不得不打上地铺才能伸展腰身,好在他也并不那么畏冷畏寒,不过半夜常常会嗑到桌子或是博士随手放在地上的书摞罢了。


    少年的情愫总是生的了无生息,荒诞的梦境也常搅的他短暂的心神不宁。


    时间一晃便是毕业典礼。


    银灰,恭喜你毕业,你要回家了吧?祝你一路顺风。


    刀客特到最后也没能见上他一面,研究似乎越来越忙碌了,就连通讯中恭喜毕业的语气也是风打树叶,平静的模样。


    银灰以为他和刀客特只会萍水相逢。


    他遇见许多人,又与他们分别。他以后会遇见更多的人,与更多的人分别。


    天灾降临,矿石病爆发。


    为了意外患上矿石病的妹妹,亦为了别的事儿,前往罗德岛进行合作的谈判。


    银灰见了失忆的刀客特,他正在罗德岛主持矿石病的研究与药物的开发。


    刀客特身上带着淡淡的实验室的气味,有些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可又与大学时见到的有所不同了。


    似乎比以前更有烟火气。


(1)


    银灰既签署了合约,便是答应刀客特的“遣派”。


    他战斗能力在近卫中是相当优越的存在,不出意外他成为前线,陪同与保护刀客特的那一批干员。


   阿米娅小姐曾嘱咐过银灰,刀客特不擅战斗,请一定要保护好他,不过谁也会有疏漏的时候,您也不必太担心,刀客特为了保护自己也学习过一些近身格斗和枪械。


   那天队内的重装干员状态不佳,漏了一二只红衣裳,大斧子的屠夫。


   就算教授学习过一些近身格斗和枪械,怎么又敌得过那些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屠夫。银灰心中有些焦虑,一只也便罢了,一下子溜进去两只。教授怎么应付的过来。


   不过其他干员倒是平静。


   事后银灰匆忙赶到藏匿刀客特的地方,见到是完好的刀客特。


   脚边是两具冰凉的尸体。


   刀客特也不废话,只道:大家辛苦了,今日收队。又关切的问他,银灰先生,今天您第一次参与前线的战斗感觉怎么样?


 


   不错。



瞎几把脑洞的不定期更新~\(≧▽≦)/~cctv10xcctv6,十六cp,梗大家都懂哈

cctv10xcctv6,来源今日热搜
梗大家都懂哈
十阿哥x六妹妹

没头没尾,看着就快乐
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二期,还是一发完结
(1)
    十阿哥:我竟才知六妹妹哭了,不行,我要替他出气

    这中央频道的十阿哥是六公主几位哥哥里最有书卷气的,日常最爱看剧听戏,可眼睛毒辣,嘴巴又刁,常常不得满意。心里不满,性子刚直,就常拿剧情开涮。
    他握住六公主的小手,递上一方干净的丝帕,好言安慰。
“你十哥哥去见见他,小鱼小虾竟让我也亲六妹妹落泪了。如果不满意,我定要批个他面红耳赤,却一句话反驳不出声。”
六妹妹早就不那么在意了。她拿方巾揩了揩泪。小脸红扑扑的。假意伸手要十哥哥抱。
“胡闹,多大的人了,还爱找我委屈,你小时候就这样,长大了……”
十阿哥一笑,六公主却是假作不满的撇嘴。
“长大了,长大了十哥哥就不能抱抱我了吗?”

   六公主起身整理了一下褶皱的宫装。继续伸手要十阿哥哥的抱抱,她本要见好就收,没想他的十哥哥终究心一软,背着她,半蹲下去。
  “喏,小阿六,上来。我背你回去。”
  六公主心里有一种隐秘的喜悦窜上心尖尖。十哥哥的肩膀不同往日,已经愈发的宽阔和高大了。她早被这等琐事折腾的心烦意乱,甫一放下,强大的困意已是席卷上来。十阿哥的背宽阔而温暖,他走的很慢,走的很轻,少女温热的鼻息一下一下,有规律的打在裸露的脖颈。
   任是这心性成熟的十阿哥不住乱了心绪。
   不断有路过的宫女公公看见儒雅高贵的十阿哥背着悄然睡去。
   十阿哥用眼神制止那些要呼出,“男女授受不亲”的宫女公公,一个人静静的走。今日的太阳不算大,微风,花开的正艳。可宫中的深墙大院看不见,也摸不见宫外姹紫嫣红,唯有那若隐若现的花香气不断的提醒着宫中人。
   花开了。
   前方就是六公主的寝殿,纵使他年幼之时便踏足过多次,可终究是女子闺房。六妹妹也到了适嫁的年纪,闺房之中也定会藏着些许秘密……
   十阿哥闭眼深吸一口气,叫来了平日管理六公主平日吃穿用度。衣食住行的管事嬷嬷。
   管事嬷嬷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老妇人。她狐疑的上下打量着这十阿哥与六公主,切不可闻的说道。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老奴知道公主最爱粘着你,感情与你最亲,可六公主,终究是你的妹妹。”
   十阿哥一如往日。
  “我知,她是我的妹妹,也只会是我的妹妹。”

   自此做完简单告别,他转身差人打听起那小鱼小虾的底细。
   欺辱他的六妹妹,他自然是要亲自去送上一份大礼的。

  可过了晌午,他大哥的贴身奴才过来传话,说是要叫他过去。
   他大哥是央视一,是兄弟姐妹中最为严厉的一位。俗话都说长兄如父,大哥在不说话的时候,确实像极了父亲。
   “大哥这叫我做什么?”
   十阿哥换了一身便装。便赶去大哥的书房。大哥正在看书,他仿佛没有听见十弟已经进门了,只一人端看着,十阿哥不想打扰他悄悄从身侧靠近。突然,他狠狠的将手上的书卷摔在了地上。
   “说!你和六妹是什么关系!”

   

藏琴,大猞猁和小白鸽(1)

    新坑,藏琴,占有欲极强的少爷x初入官场的小白鸽,好久没有更新了,好久不见啊~\(≧▽≦)/~

    一如既往的大纲文,

    朝廷有意拉拢恶人,于是打算派一人去恶人谷协说,可诸位老臣老胳膊老腿怕是斗不过谷中的凶神恶煞,年轻的又不愿接这等苦差事,小鸽子年纪又轻,初入朝廷也无权势傍身,一身功夫倒是精妙,便被推了去恶人谷。
    恶人谷的穷山饿水自比不得江南,小白鸽刚入昆仑,便遭到了劫。贼人武功不甚精妙,但胜在人多,小白鸽虽说是当代功夫不错的弟子了,对付起来,却也有些捉襟见肘。
    那些恶贼打家劫舍多年,眼力见还是有的,面前细皮嫩肉的公子哥一身功夫着实不错,可底气仍浅,约摸再困他半个时辰,便无力再战。
    他们心中打着算盘,小白鸽心里一紧,忽然见到远方山头立着一只灰白的雪山狼,在其身边正有一穿着恶人制式的藏剑弟子。
    藏剑长歌本就地理接近,两家交往密切,现下……小白鸽自知已要油尽灯枯,再难支持,便用尽全身力气,向山头那藏剑弟子呼救。
    那藏剑弟子耳聪目明,早就见到这一场恶斗,他秉持谷主之意来杀灭当地颇为嚣张的流匪。
    本意早些完工便早些回去歇息,天将降大雪于昆仑,若是回去得晚了,怕不得是道路难行,不得不露宿于野洞一夜。他本不爱这等事儿,可不知怎的,今日,他倒是碰见一名有趣的小家伙。
    那有趣的小家伙好像是师出长歌,年龄不大,可功夫算上不错,不过,年龄到底小些,失点防备,竟能随意托付一位不明身份的路过之人么?
    藏剑弟子心中思索,已然一招玉泉鱼跃跃下小峰,转折腾挪之际,抽出背后的白玉重剑,狠狠的往流匪人群中砸去。
    重剑虽然无锋,却极富力道,配以藏剑的山居心法,更是威力十足,不少还未反应过的贼子非死即伤,还有少些运道好的,被强袭的剑气卷出,只受些皮外小病,气氛一下陷入凝滞,小白鸽趁势喘了一大口气。
    阁下,不知恶人谷是什么意思,我等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皆为正道所唾弃,为何要赶尽杀绝,连一口饭也不给弟兄们。
    说话之人正是流匪的头儿,身材粗壮,脚步虚浮,底气缺欠,若是一一对上这有趣的小鸽子,怕也只是被教训的份。
    大少爷自无意理这些小人,他在恶人谷中也是谷主之下,与十恶齐名的人物。

  武当道长x云梦正太

  云梦是云梦门下鲜有的男人。
  年纪轻轻便已阅历无数,好友佳人堪比过江之鲫。可到底众人皆说云梦门乃女儿之国,加之门下的确男儿不足而内敛,久而久之,常常会让新识的好友吓出一嘴的酒水。
  云梦有一挚交中的挚交,是一位武当的道长。
  可他挚交不谓少数,能让他如此上心,免不了在这之上还有一层身份——暗暗将心交与之人。
  他以为道长不知道,于是云梦也不说。
  能陪在他身边,看着他,就可以了。云梦心想,忽的咽下一口烈酒,猝不及防杀疼了嗓子,生理的眼泪立刻涌了出来,他看着正与一位姑娘谈的正兴的道长,愣是将头偏过去,没让他看见。
  道长是很少能和一位姑娘聊的这么开心。他平时的话很少,就是对云梦也说的,可今日,他竟然会与一位见面不久生人聊的那般开心。
  就仿佛是,两人命中注定一般。
  平时叽叽喳喳的云梦竟也熄了火,只顾一杯一杯的给自己倒酒,在渐渐生起醉意之后,找了个理由与道长告别,先行回到客栈的住房。
  昏昏沉沉间,听不清那女子悄悄的又和道长说了些什么话。
  在云梦走后,道长眉头一皱,又轻轻的问了一句。
  “你方才,真见到他哭了一张脸走了?莫不是被酒辣的……云梦可没有这么烈的酒。”
  “忒!我经营了小酒馆那么多年,哪没见过被酒辣哭的小孩儿,那云梦的小孩儿,看样子可是喜欢你喜欢的紧,可就畏畏缩缩的说不出口。我可不信你这只大尾巴狼不知道人家小朋友喜欢你,你呢?喜欢他吗?”
  道长抿了口酒,只说了两个字。
  “喜欢……”
  “那你还吊着人家,好哇,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看上去正直无私,其实肚子里一肚子的坏水!”
  道长依旧是小口小口的抿着酒,姑娘一边替他斟酒,一边催促着他快去和云梦说个明白。
  “我觉得还是得再缓缓……他还小,还太冲动,难保他对我的感情只是一时的意气用事,如果他以后有了别的喜欢的人……我不能让他为难……”
  道长似乎也喝的有些熏醉了,他将二指揉揉
 

楚留香,稿子

    世人皆知那云梦门下的女子各个巾帼不让须眉,却鲜有人知道,便是出色的男弟子,云梦亦不输其他门派。
    凤先生便是一位。
    要说辈分,许多新入门的弟子都应喊他一声师叔。自云梦再开,广纳天下病患,他就坐舟离去,到金陵开了一间医馆。
   云梦门下的小女儿都是爱美的脾性。适才听说金陵的成衣铺子方进了一批西洋的罗裙,料子与剪裁在大明之内从未见过,竟个个按耐不住出门的念头。可外头到底不比门派安适,近日的江湖又不宁静,深思熟虑之下,云梦的诸位小师妹只得让正好要去递信给金陵凤师叔的师姐给捎带回去。

    凤先生今日要为一位腿脚不便的老妇人送药而临时关闭了铺子。
    侧耳一听,今日的坊市,似乎颇为吵闹。
    “忒!你这云梦的姑娘可真不客气,这件罗裙明明是我们武当先看下的,怎的突然就要抢去!”
    “什么看下,你们刚刚可是在考虑要不要买下,何况你连银子也没付,我先开口要支付价钱,哪谈得上抢!”
    自金陵进了许许多多西洋的小玩意儿,这样的争吵几乎天天可见,往日他向来是不会多关注的,可今日从争吵之中可知其中有一位他们云梦门下的弟子。